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捕鱼达人
当前位置:首页 > 捕鱼达人

捕鱼达人:他们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

时间:2021/12/6 15:06:12   作者:   来源:   阅读:33   评论:0
内容摘要:森林、草原、湿地、荒漠、海洋、江河、田野……生物多样性使地球充满生机,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在近日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上,中国各地野生动植物保护的卓越成绩给与会嘉宾留下深刻印象。共建万物和谐美丽世界,离不开科技的支撑。从戈壁沙漠到绿树...
森林、草原、湿地、荒漠、海洋、江河、田野……生物多样性使地球充满生机,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在近日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上,中国各地野生动植物保护的卓越成绩给与会嘉宾留下深刻印象。

共建万物和谐美丽世界,离不开科技的支撑。从戈壁沙漠到绿树如茵,从荒山秃岭到茫茫林海,从不毛之地到硕果累累……有这样一支队伍,他们在荒郊野外不畏艰难,在林间地头挥洒汗水,在研究所和实验室里埋头钻研。

自1958年建院以来,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下文简称中国林科院)的科学工作者坚持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用科技助力国家的生态文明建设。

“中国林科院作为我国林草科研的国家队,在服务支撑国家各时期社会经济发展和林业生态建设的前进道路中一路同行,在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及成果开发推广等方面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始终发挥着林科人领头雁的作用与担当。”中国林科院院长刘世荣表示。

森林生态定位研究深刻改变全社会对林业的认识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发大兴安岭和会战金沙江林区,到八九十年代中后期,长江黄河中上游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和天然林保护工程的实施,中国政府下大力气把近百万伐木工人顺利转变为新世纪的护林人;从1979年邓小平倡导全民义务植树,到每年有5亿多人次参加义务植树,全国人工林超过7000万公顷,始终保持全球第一;从森林仅限于木材供给,到绿化美化环境,再到充分发挥森林的生态效益、社会效益和文化功能;从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到森林碳汇研究和森林生态服务价值评估,再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今天的中国社会对森林的功能、作用和地位的认识,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全党全社会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认识森林,高度重视林业工作。这其中与新中国几代森林生态科研工作者的接续奋斗、集智攻关密不可分,功不可没。中国森林生态系统定位研究及其网络化的开创者和奠基人蒋有绪院士,就是他们当中杰出的代表。

从意气风发的少年,到成长为业内柱石,中国林科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名誉所长、研究员蒋有绪院士如今已89岁高龄。

“林业科技工作者要热爱大自然,要善于观察,大自然总会给予新的发现和答案,把原来不清楚的讲清楚了,就是成绩。”蒋有绪说。

1957年,在国外进修期间,蒋有绪考察了众多生物地理群落(生态系统)长期定位观测研究站。他更深刻地认识到:“森林不仅是生物产量的生产者,阐明它们的物质循环、能量转化过程及系统运行机制,以及森林生物之间、森林生物与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才能使人们认识到它们的重要性,使森林更好地造福人类。”

在此之后,蒋有绪决心把揭示森林生态系统的功能和过程作为研究方向。

在中国林科院的支持下,1960年开始,蒋有绪在川西米亚罗,与四川省林科所合作建立了我国最早的森林生态定位研究站,对亚高山针叶林开展了综合性的多学科的生态系统定位研究。

1981年,长江上游发生特大洪灾后,正是基于定位站的研究和对森林功能的认识,蒋有绪敢为人先,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提出洪灾既是天灾更是人祸的论断:大面积的森林采伐使岷江上游森林涵养水源的能力大为降低。他在文章中指出,不应该将长江上游作为木材供应基地,而应该以水源涵养作为主要经营方向。这个观点后来成为中国建设长江中上游水源涵养林体系工程项目的理论依据。

1990年起,蒋有绪主持了国家自然基金委重大项目“中国森林生态系统结构与功能”,联合覆盖我国不同地理带、不同类型的18个森林生态定位站,首次运用森林生态长期定位观测数据,从生态系统尺度上升到了全国大尺度的多学科、多过程、联网化的综合研究,推进规范化观测与生态网络化研究的发展。

1994年,根据多年定位研究结果,他首先提出全面禁伐海南热带雨林的建议,并被国家采纳。随后,他又积极呼吁并参与论证国家天然林保护工程的规划,直接推动了2000年工程的全面实施。

2008年前后,第七次全国森林资源连续清查中,在他的指导下,结合全国所有森林生态定位站长期观测数据,评估出中国森林生态系统的涵养水源、保育土壤、固碳释氧、积累营养物质、净化大气环境与生物多样性保护等6项服务总价值为每年10万亿元,中国森林植被生物量总量为157.7亿吨,中国森林植被碳储量总量为78亿吨。此数据一经公布,在全社会引起巨大轰动,成为森林生态学研究服务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最大亮点。之后,森林生态系统主要服务功能的观测与功能计算、价值计算都陆续经论证形成国家标准。全国和各省、区、市,甚至特定区域,纷纷进行一次或多次的评估计算,为生态系统恢复和重建、生态补偿政策实施、绿色GDP的研究和实现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化提供了科学依据。

截至目前,我国森林生态定位研究体系基本建成。林业系统内共计107个定位站,持续服务于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

蒋有绪骄傲地说:“在这方面,中国领先于世界!”

在行业和学术界里,蒋有绪是受人尊敬和爱戴的科学家,他敢为人先,甘为人梯,在人才培养、学科发展、科学技术普及宣传、国际交流等方面均有突出贡献。在学生眼中蒋院士是一位才华横溢、儒雅谦和、胸怀祖国又具有全球视野的一位老先生。

“大自然可以把人的知识变活,并不断激发人的思想活力。观察大自然,培养人看待事物的系统观念,锻炼人的思维分析能力。这是一个生物科学工作者取得成就的动力和源泉。”蒋有绪说。

一个名字就是一座科学巅峰!从新中国成立之初林业科教百废待兴,到改革开放科教兴林的春风吹绿山川大地,一代代林科人时刻以“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的胸襟与担当,活跃在“美丽中国”的版图上。他们用行动坚守绿色誓言,用智慧擘画生态文明。

治沙工程创造生态奇迹

“过去要一个小时的车程才能看到绿地,如今反过来了,要一个小时的车程才能看到沙地。”

谈及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实施21年来取得的成绩,中国林科院荒漠化研究所所长、沙漠林业实验中心主任卢琦用这个通俗的比方解释道。

第五次荒漠化和沙化监测结果显示,全国荒漠化土地面积由上世纪末年均扩展1.04万平方公里,转变为目前的年均缩减2424平方公里。

从“沙中找绿”到“绿中找沙”,从“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随着一系列生态工程的推进,一道道延绵的绿色长城正在祖国大地上不断延伸和扩展,一个个“沙漠变绿洲”的奇迹正在发生……

与“沙”打了20多年交道的卢琦,笑称自己是“职业沙手”。“有水手、歌手,我以沙为业,所以自称‘沙手’。”

“治沙就像是给人看病。过去的防沙治沙好比看急诊,危急病情控制以后就转为住院治疗了,要形成一套系统性的治疗方案,而且治愈出院后还要有后续的康复方案。”卢琦聊起治沙,“医生”范儿十足。

卢琦谈到,新中国治沙与共和国建设基本同步,按时间进程大致可分3个阶段:1950年至1977年,是全民动员、向沙漠进军的起步阶段;1978年至2015年,是国家意志、工程带动的发展阶段,通过“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京津风沙源治理、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还草等投资巨大、影响深远的国家生态工程,实现了“人进沙退”的生态奇迹;2016年以来,结合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我国采用全域治理、系统治理的总方针,向着“人退沙退”的百年目标努力。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俄罗斯轮盘)
赣ICP备11008151号-1